【淘寶】 【淘寶】 
香港的痛點在哪裡?
//op.thenorthfacesfrance.org   2020-11-19 12:32:56


鰂魚湧英皇道一處密集住宅建築羣成為“打卡點”\資料圖片
  中評社香港11月19日電/大公報報道,作者小杳在大公報君子玉言發表的文章寫道,初冬,內地朋友有的跑到江南秋遊,有的拍京城銀杏紅楓,朋友圈秋意斑斕,閒情逸緻。身在香港的我們仍不能放開聚會出行。確診個案再次升至單日兩位數,防疫措施再次收緊。

  文章説,看來香港的疫情控制只能做到這樣了──沒有雷霆之力,過篩子似的網住一些,漏掉一些,控制在低發率,不可能清零。通關遙遙無期,經濟複甦不知更待何年?日前專家指,香港市民出現上呼吸道症狀者,高達五分之四不願意檢測新冠病毒,原因是怕檢出新冠而丟了工作。不可理喻也令人唏噓。

  十一月十一日,網友們忙著過“光棍節”購物狂歡,全國人大常委會就香港特區立法會議員資格問題作出決定,同日特區政府據此宣佈褫奪楊嶽橋、郭榮鏗、郭家麒、梁繼昌四名一貫“拉布”成癮,甚至跑到國外告洋狀要求制裁自己國家的立法會議員資格。這一天,距八月十一日全國人大作出香港第六屆立法會延任一年的決定,恰好三個月。十五名“泛民”議員提出“總辭”“同進退”。香港市民反應比較淡靜。民調顯示,此次DQ四人在社交媒體引發的輿情整體正面支持率居高。市民對那些拿著十萬月薪卻只會無理取鬧、大搞“攬炒”的政客,早就煩透了,“幾時辭?在線等,挺急的。”詭異的是一些西方國家隔著十萬八千里對全國人大決定指手畫腳無端指責,媒體問得好:如果你們國家納税人供養的政治人物公開要求外國制裁自己祖國,你們的道德和法律體系允許嗎?

  香港苦於政治爭拗內耗久矣,痛於民生久矣,困於管治無力久矣。市民説,中央出手劃出底線紅線後,希望香港從此好自為之,不要再折騰,努力治政,真正做些實事。

  文章説,前陣子去朋友家,四口人,約四百平方呎的兩居室極其緊湊:客廳一張圓桌,四個櫈子設計成西瓜瓣狀,不用時推到桌下拼成圓形,用時拉出來。卧室牀三面靠墻,其中一個上下鋪兄弟倆住。衞生間洗手盆又淺又小──只夠洗手用。若洗臉,稍一低頭就會碰到墻壁。沒有陽台,牀架上安了一個晾衣竿。因樓齡已久,下水道反味很嚴重,需二十四小時通風,並不時開大水流衝刷。由於一天到晚開著窗子,不得不每天分享隔壁人家的炒菜味。唯一的浪漫是早晨可聽到鴿子的咕咕叫聲。這是私樓,他們算是少數的有產階層──此般“幸運者”全港只有三分之一,約一百五十萬人。

  公屋也不過如此。據特區政府二○二○年統計,公屋居民約二百二十萬人(佔全港人口百分之三十),平均面積一百三十四平方呎。也就是説,全港約百分之六十、三四百萬人的家就這麼大。還有二十多萬人(約百分之二十五)住在四五平米的劏房,目前申請公屋平均輪候五點四年。

  有人説,香港是最不會笑的城市之一。自二○一○年始有“全球微笑指數”,香港在三十多個國家地區中多年排尾三甲,僅在二○一七至一八年度排尾五,已是歷史最好“笑”績。全球微笑平均分是八十二,香港每年在五六十分徘徊。生活如此艱難,微笑勉為其難。

  説起來千瘡百孔。

  前幾天醫界朋友提到香港是大鼠戊肝全球首發之地,確診個案為全球最多,至今已十四宗,儼然成了風土病。戊肝多由老鼠傳播。鼠患困擾香港多年,如今尤甚。二○一八年首現戊肝病例時,港大醫學院袁國勇教授就説:“香港的老鼠數目不低於人口數。”媒體憂慮,香港新冠肺炎疫情拖拉十個月不絕,社區鼠患或成另一隱憂。而政府依然不緊不慢,永遠用老一套處理新問題。

  文章説,疫情初發時,幾位朋友不約而同遭遇同樣情況:他們好心從海外千辛萬苦淘來口罩防護服,捐給武漢的同時,也想捐香港的醫院。結果等了幾天才回覆,卻是:不要。因為缺這個證明少那個證書……要知道,當時防護用品是千金難求啊!一位朋友的親戚,在美國當醫生多年,經驗水準都頗有積累,因要照顧年邁的父母回港重操舊業,但辦理執業醫師手續繁瑣不堪,還要視同剛畢業的醫學生一樣,從頭做起。香港一方面醫療資源嚴重不足,另一方面醫學界高度排外早已“名聲在外”。

  路過中環銅鑼灣海濱一帶,那裡常年在施工,問了好多人,都不知在建什麼。大家説,按照修建灣仔繞道的故事去想像吧──這條僅僅四點五公里的道路從二○一○到二○一九年修了近十年、花了三百六十億。

  類似種種,不一而足。有人説,香港的問題是政治問題,我卻想問:市政是政治問題嗎?環境衞生是政治問題嗎?住房醫療是政治問題嗎?防疫抗疫是政治問題嗎?再問:這些問題是“一國兩制”制度問題還是香港自治範疇內的問題?是中央管的事還是香港自己管的事?是回歸帶來的還是香港本身存在的?是能力問題還是心態問題?退一步説防疫抗疫,中央好心派出了醫療隊支援香港,可是七百五十萬人口只有一百七十八萬人參與檢測,港人捫心自問是怎麼回事?

  文章説,後疫情時期,香港整個社會應該思考管治問題了,港人也該思考自己的心態問題了。管治團隊為誰而治?治什麼?怎麼治?議會議員,為誰議政?議什麼?怎麼議?市民想要什麼?怨恨什麼?不滿什麼?怎麼爭取?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淘寶】 【淘寶】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